快捷搜索:  as

冬至还吃饺子?南方餐桌上的冬至有另一种打开

冬至还吃饺子?南方餐桌上的冬至有另一种打开要领

2019-12-22 16:52:17新京报 记者:田杰雄

新京报讯(记者 田杰雄)险些冬日里的节气,北方人只要有余暇,餐桌上都少不了热气腾腾的饺子,冬至里更是如斯,“老话”里少不了讲吃饺子的事理:冬至不端饺子碗,冻掉落耳朵没人管。但在南方人看来,逢节吃饺子不免难免单调,南方人的冬至,自有另一种打开要领。


江南、潮汕:团团聚圆吃汤圆


冬至里的汤圆在南方人的餐桌上算是主角,吃汤圆在南方也有老话,讲的是家家捣米做汤圆,知是明朝冬至天。在江南地区,汤圆又称“冬至团”,圆圆的汤圆自有“团聚”、“完满”的意思,夷易近间有“冬至大年夜于年”的说法,以致很多地方,都将冬至称之为“小年”。是以过了冬至吃了汤圆,对付南方许多地方来说,也就算是“长大年夜一岁”。南方人说,小孩子盼着长大年夜,也就更盼着冬至里圆圆甜甜的汤圆,而当曾经的孩童长大年夜,反而对年岁的增长少了期盼,冬至吃汤圆也就从“盼着”“念着”,转为一种对付新年过往中“典礼感”的实行。


潮汕人珍视冬至,这一天必然要吃的“甜丸”也是一种汤圆。在一年中黑夜最长的是日,潮汕还有“冬节夜,啰啰长,甜丸未煮天唔光”的儿歌。旧时有华侨冬归春走,家中留着的一碗糯米粉,等于未归亲人对团聚的美好希望。如今若是家人在外事情未归,潮汕人家还要专门留下糯米,只为在家人回归后煮一碗汤圆,意味团团聚圆。


川滇:冬至杀猪做腊肉


在川滇等地,冬至也是杀猪、吃羊肉、做腊肉的好时刻。按照屯子子的习俗,这一天要杀猪烘腊肉,各家各户请来屠宰师傅是必弗成少的。一上午从烧水磨刀开始,也就忙得再难停下来。


清朝《增修灌县志》提到冬至,会说“村庄子于这天多宰割猪只和盐置诸瓮内,十余日掏出熏干,谓之‘腊肉’,以为来年请客、饷农之费。”冬至是日制作的肉食,在夷易近间又称之为“冬至肉”。


除了猪肉,羊肉也是四川人冬至必弗成少的厚味。究其缘故原由,有白叟称是由于“羊”与“阳”同音,人们觉得吃羊肉不只可以让身段强壮暖和,还有助于增长“阳气”,羊肉也就成为了四川人冬日滋补的主要食品。


杭州:吃完年糕年年高


同样是为了讨吉利的传统吃食,年糕在杭州也是饭桌上的“一方霸主”。自打清末开始,杭州就有了吃年糕的习俗,“糕”谐音“高”,无论是杭州的屯子子或是城市,年糕,都意味五谷丰产、年年高、节节高。考究的家庭,在这一天三餐上都要做出不合风味的年糕来。


屯子子里打起年糕来更有过年的气氛,这也是件隆重的事儿。蒸好的糯米粉放入石捣臼,爱吃甜的人家,还要加上一点糖。真的“动起手”来,纵然在冬天,穿戴棉袄也是不可的,人们要脱去厚重的外套,只着单衣,把木锤抡圆砸向石捣臼。跟着这一锤一锤的响声,家里也变得热闹起来。


吃完冬至的年糕,年也就离人们更近了。


新京报记者 田杰雄

编辑 穆祥桐 校正 危卓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